首页 > 健康行动 > 热点话题 > 人类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 > 人类首次基因编辑婴儿诞生 带来的是希望还是恐惧

人类首次基因编辑婴儿诞生 带来的是希望还是恐惧

2018-12-07  来源:

cht

11月26日,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基因编辑双胞胎女孩近日在中国健康诞生。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消息一经公布引起巨大震动。疑似对该试验进行医学伦理审查的医院称申请书签名可能是伪造,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表示该项试验进行前并未向该部门报备。120多位科学家通过《知识分子》杂志官方微博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强烈谴责。

使用“基因手术刀”

关闭HIV病毒入侵大门

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将于2018年11月27-29日在香港举办。该峰会会期预计三天,由香港科学院、英国伦敦皇家学会、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国家医学院联合举办。会议开幕前一天,贺建奎公布了这个消息。

他表示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双胞胎女孩在胚胎阶段接受了基因编辑,近日出生。

科学家反应两极

试验过程“不够透明”

一些科学家对这个消息感到震惊,并且强烈进行谴责。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基因编辑专家兼遗传学杂志编辑基兰·穆苏努鲁(Kiran Musunuru)博士说,这是“不合情理的……这个试验在道德上或伦理上都不能得到辩解”。

“这个试验太不成熟了,”加州斯克利普斯科技转化研究所负责人埃里克·托普尔(Eric Topol)博士说,“我们正在处理针对人类的操作。这是一个大问题。”

即使这次基因编辑试验很完美,但是缺少正常CCR5基因的人也会面临其他病毒威胁(如西尼罗河病毒)和死于流感的风险。穆苏努鲁说,有很多方法可以预防艾滋病毒感染,如果感染了,也是可以治疗的,这个基因编辑试验的其他医疗风险是一个问题。

也有一些专家支持这项试验。乔治·丘奇为这个HIV病毒的基因编辑辩护,他说HIV的传染是“一种主要的,不断增长的公共卫生威胁”。“我认为这是合理的,”丘奇谈及贺建奎试验的目标时说。

知名科普博主、科学松鼠会成员“Ent_evo”指出,“真正的问题不在于CCR5这个目标基因,而是在于手段。CRISPR-cas9作为基因编辑工具虽然强大,但是会有很多“脱靶”——错误地编辑了不该编辑的地方。编辑植物好办,弄出问题了可以不上市,但如果一个人遭受了错误的编辑,出生后不能把他杀了啊。”

他认为整个过程给人的感觉是依然不够透明,缺乏监管。“按照常规,对胎儿进行新的遗传治疗操作,应该先从那些有遗传病的胚胎做起,这些孩子能获得明确的好处来平衡风险。但在这个案例里,免疫HIV好处就不是很明确,而且连没有获得免疫力的胎儿也一同出生,我觉得这过分了。”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120多位科学家通过《知识分子》杂志官方微博发布联合声明,表示“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作为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声明指出,这种试验没有任何创新,早就可以做,但因为存在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所以全球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这些不确定的可遗传的遗传物质改造,一旦作出活人就不可避免的会混入人类的基因池,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没有人能预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