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行动 >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 世卫组织总干事就埃博拉问题对七国集团卫生部长发表的讲话

世卫组织总干事就埃博拉问题对七国集团卫生部长发表的讲话

2015-11-18 来源: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本节会议涉及埃博拉:吸取的经验教训与《国际卫生条例》

(德国柏林 2015年10月9日)

尊敬的各位部长,女士们,先生们:

我的讲话侧重于吸取的经验教训与《国际卫生条例》问题。

管理用来控制疾病迅速蔓延的全球制度是世卫组织的一项核心历史性责任。每一年,世卫组织会处理大约100起疫情,涉及霍乱、登革热、脑膜炎等熟悉疾病,还有多个其它疾病。这次埃博拉疫情有所不同。其规模和背景较为复杂,它出现在对该病较为陌生并且没有做好准备的三个国家。

自1976年首次出现埃博拉以来,世卫组织及其合作伙伴对以往22起疫情作出了应对。即便是最大的疫情也在4-6个月之内得到控制。

本次在西非出现的疫情就有所不同。埃博拉病毒可能利用防范工作中的一切薄弱环节以及控制措施方面的任何缺陷。这次西非事件明显并且可悲地揭示出了薄弱环节和缺陷。

临床医生没有疫苗,没有治疗办法,也没有专门用来进行保护,使其不会患上其中一种已知最为致命的病原体的个体装备。

所有应对方都难以找到数量充足的有经验临床医生和流行病学家。对包括传播方式、自然史和临床特征等有关该病的许多情况知之甚少。

这就是令人恐惧的因素。我给大家做一个对比。菲律宾遭遇台风之后,世卫组织对150支医疗队开展了协调。就埃博拉而言,能够派出的医疗队不足5支。就这一点而言,我要感谢德国政府调动的志愿者、红十字工作人员和军队。德国是同意在自己的医院治疗非德国籍埃博拉病人的首个国家。

这一病毒在没有被发现,没有在各个雷达防线上出现的情况下在几内亚流行了三个月,起初被误诊为霍乱,后来想到了拉沙热。这告诉我们早期预警系统并没有起作用。也没有足够的诊断能力。

邻国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花了几周时间才确认该病毒已经踏入其领土。这种滞后状况使病毒从一开始就呈现出暴发势头。

在塞拉利昂,首位病例得到确认之后不到六周,整个卫生体系就已不堪重负。国家和国际应对落在了病毒后面,直到去年10月底才开始赶了上来。

这是我说的第一点。没有一种全球治理制度可以管理无形之物。

同时发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疫情在行动上几乎就是一个对照组。这是该国出现的第七起埃博拉疫情。准备工作已经做好。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那些在西非严重失灵的传统性控制措施很快发挥了效用,把疫情压了下去。

该国自行拥有具备所有诊断能力的实验室。医院设有隔离病房并存有设备。

临床医生富有经验。民众对这一疾病较为熟悉。该国政府立即启动了得到较好验证的应急计划。

首位病例出现在8月11日,最后一例发生在10月4日。该期限尚不足两个月。总体而言,将本次疫情控制在66例病例和49例死亡。

在更多国家具备基本卫生能力、服务和基础设施之前,国际社会面临着落在可能很容易失控的新出现或者再现疾病后面的危险。

事实上,这是《国际卫生条例》阐明的第一个核心能力。它就是具备“发现领土内所有地区与特定时间和地点发生的超过预期水平的涉及疾病或死亡的事件”的能力。

这一能力突出强调,在某一国家的领土上需要具备运转良好的卫生系统。换句话说:全民健康覆盖。

有效的早期预警系统与社区层面的基本能力和质量上乘的数据分不开来。这是通常情况下有助于辩认异常状况的数据。

在遵守《国际卫生条例》的要求方面还不尽人意。尚不足三分之一的世卫组织会员国具备条例实施所需的核心能力。

西非埃博拉并不是可能出现的最糟糕情况。

新的严重疾病在出现预示征兆之前会通过空气方式传播或者在潜伏期之内就具有传染性。这个世界并没有对此做出很好准备。这十分危险。

时间很宝贵。我们必须迅即对国家提供支持,将《国际卫生条例》核心能力作为运转良好的卫生系统的必不可少组成部分建立起来。

我赞赏七国集团领导人在未来五年至少对60个国家提供支持这一承诺。我敦促这些领导人共享信息并使用世卫组织正在为信息共享和增进透明度而开发的一个新的网络门户。

西非埃博拉疫情打破了这样一种观念,就是非洲贫穷国家的疾病不会对别处造成影响。在一个面临跨境威胁的世界里,需要从根子上解决病因问题。这是防病的唯一可行方法。

就全球卫生安全而言,这就意味着对覆盖到每一个人并且具备高质量综合服务的运转良好的卫生系统作出投资。

谢谢大家。



分享到: